社交网站评定价值 你的信用取决于点赞和粉丝?

每日新闻源网

2018-01-25 14:47:31

【环球网科技综合报道】《日本经济新闻》12月11日报道,根据社交网站(SNS)上的评价测定你的价值。这样的社会正逐渐成为现实。Facebook上的“点赞(Like)”和推特上的“粉丝(Follower)”数量将成为一个人的信用,应用于交易或是就职。物联网社会特有的指标创造出新的经济价值,但另一方面也隐藏着与现实背离的虚假信用的扩散风险。

日本数据分析公司Metaps从9月份开始推出了“时间银行”服务,在网上以10秒钟为单位出售专家的时间。日本前田径运动员为末大、幻冬舍社长见城彻等“专家”在时间银行“上市”。为末的时价为1秒68日元(截至12月1日),花钱购买为末的时间,便可获得职业和经营方面的指导建议。

但是,并不是谁都能在这里上市。必须“在网络上具有一定的影响力”。所谓影响力指的是推特上的粉丝人数以及YouTube的订阅人数等。已经有超过3万人申请上市,但是目前上市的只有50多人。

虽然门槛很高,但是只要在网上具有影响力,就能不通过其他机构高效出售自己的价值。Metaps 公司表示,“我们希望打造一个不拘于年功序列测定年轻人价值的机制”。  实际上非名人也能上市。  在时间银行,以“巧克力君”的名字上市的男性(32岁)曾是一名普通的公司职员。因为喜欢巧克力,经常在博客和推特上发布相关状态,吸引了7万名粉丝。现在他的咨询收入比上班的时候挣得还多。巧克力君表示将积极利用时间银行,“我作为个人在工作时将追求一切可能性”。  在更贴近普通人的生活中,网络信用的影响力也不容忽视。  “是对信用的一种设计”,全球最大的民宿网站爱彼迎(Airbnb)的联合创始人乔·吉比亚(Joe Gebbia)如此形容服务的本质。日本也有5万套以上的住宅在该网站上注册,Airbnb实现了快速扩张,但其实并不是任何人都能租用所有房屋。  使用服务时,爱彼迎会建议用户与Facebook联动。有些房主很讨厌将房屋租给无法信赖的人。此时可以参考的数据除了房主的历史评价,还有Facebook的朋友人数等。爱彼迎的河野真由子表示:“现在是房主和房客都必须打造个人品牌的时代。此时社交网站的评价可以作为一种参考”。  恋爱交友也是如此。与Facebook联动的交友APP也接二连三地问世,比如来自美国的交友APP“Tinder”及“Pairs”等。经常使用此类APP的40多岁男性(公司管理层)表示:“如果Facebook上没有100个朋友,我就不会相信对方。但朋友过多也不能相信”,他一般以朋友人数为标准来确定交友对象。  在工作就业方面,时尚界企业开始录用“Instagram”上粉丝数量较多的人。原因是这些公司认为,粉丝人数直接关系到那个人的销售能力。  不隶属于任何组织的网络工作者(Cloud worker)及个人之间的共享经济不断发展推广,事实上“社交网站履历被认为比学历更重要”,网上的自我“虚构”也愈演愈烈。  “VALU”是利用比特币像股票一样买卖个人价值。其价值也将社交网站的粉丝数量等当做指标。但是,8月中旬发生了人气Youtuber脱手比特币引起骚动的事件,从而引发热烈关注。这里暴露出一个问题:即便是网络信用较高的人,其现实中的道德伦理观念也需要另当别论。  粉丝买卖活动也在进行之中。在某个买卖粉丝的专用网站上,一个粉丝的价格接近1日元,据说每个月会收到超过600份的订单。网站运营人员表示:“与现实交友相比,年轻人正在朝着社交网站交友的方向发生变化。”  被点赞塑造的网上自我形象的背后,其实伴随着大量的“谎言”。

实际上非名人也能上市。  在时间银行,以“巧克力君”的名字上市的男性(32岁)曾是一名普通的公司职员。因为喜欢巧克力,经常在博客和推特上发布相关状态,吸引了7万名粉丝。现在他的咨询收入比上班的时候挣得还多。巧克力君表示将积极利用时间银行,“我作为个人在工作时将追求一切可能性”。  在更贴近普通人的生活中,网络信用的影响力也不容忽视。  “是对信用的一种设计”,全球最大的民宿网站爱彼迎(Airbnb)的联合创始人乔·吉比亚(Joe Gebbia)如此形容服务的本质。日本也有5万套以上的住宅在该网站上注册,Airbnb实现了快速扩张,但其实并不是任何人都能租用所有房屋。  使用服务时,爱彼迎会建议用户与Facebook联动。有些房主很讨厌将房屋租给无法信赖的人。此时可以参考的数据除了房主的历史评价,还有Facebook的朋友人数等。爱彼迎的河野真由子表示:“现在是房主和房客都必须打造个人品牌的时代。此时社交网站的评价可以作为一种参考”。  恋爱交友也是如此。与Facebook联动的交友APP也接二连三地问世,比如来自美国的交友APP“Tinder”及“Pairs”等。经常使用此类APP的40多岁男性(公司管理层)表示:“如果Facebook上没有100个朋友,我就不会相信对方。但朋友过多也不能相信”,他一般以朋友人数为标准来确定交友对象。  在工作就业方面,时尚界企业开始录用“Instagram”上粉丝数量较多的人。原因是这些公司认为,粉丝人数直接关系到那个人的销售能力。  不隶属于任何组织的网络工作者(Cloud worker)及个人之间的共享经济不断发展推广,事实上“社交网站履历被认为比学历更重要”,网上的自我“虚构”也愈演愈烈。  “VALU”是利用比特币像股票一样买卖个人价值。其价值也将社交网站的粉丝数量等当做指标。但是,8月中旬发生了人气Youtuber脱手比特币引起骚动的事件,从而引发热烈关注。这里暴露出一个问题:即便是网络信用较高的人,其现实中的道德伦理观念也需要另当别论。  粉丝买卖活动也在进行之中。在某个买卖粉丝的专用网站上,一个粉丝的价格接近1日元,据说每个月会收到超过600份的订单。网站运营人员表示:“与现实交友相比,年轻人正在朝着社交网站交友的方向发生变化。”  被点赞塑造的网上自我形象的背后,其实伴随着大量的“谎言”。

在时间银行,以“巧克力君”的名字上市的男性(32岁)曾是一名普通的公司职员。因为喜欢巧克力,经常在博客和推特上发布相关状态,吸引了7万名粉丝。现在他的咨询收入比上班的时候挣得还多。巧克力君表示将积极利用时间银行,“我作为个人在工作时将追求一切可能性”。  在更贴近普通人的生活中,网络信用的影响力也不容忽视。  “是对信用的一种设计”,全球最大的民宿网站爱彼迎(Airbnb)的联合创始人乔·吉比亚(Joe Gebbia)如此形容服务的本质。日本也有5万套以上的住宅在该网站上注册,Airbnb实现了快速扩张,但其实并不是任何人都能租用所有房屋。  使用服务时,爱彼迎会建议用户与Facebook联动。有些房主很讨厌将房屋租给无法信赖的人。此时可以参考的数据除了房主的历史评价,还有Facebook的朋友人数等。爱彼迎的河野真由子表示:“现在是房主和房客都必须打造个人品牌的时代。此时社交网站的评价可以作为一种参考”。  恋爱交友也是如此。与Facebook联动的交友APP也接二连三地问世,比如来自美国的交友APP“Tinder”及“Pairs”等。经常使用此类APP的40多岁男性(公司管理层)表示:“如果Facebook上没有100个朋友,我就不会相信对方。但朋友过多也不能相信”,他一般以朋友人数为标准来确定交友对象。  在工作就业方面,时尚界企业开始录用“Instagram”上粉丝数量较多的人。原因是这些公司认为,粉丝人数直接关系到那个人的销售能力。  不隶属于任何组织的网络工作者(Cloud worker)及个人之间的共享经济不断发展推广,事实上“社交网站履历被认为比学历更重要”,网上的自我“虚构”也愈演愈烈。  “VALU”是利用比特币像股票一样买卖个人价值。其价值也将社交网站的粉丝数量等当做指标。但是,8月中旬发生了人气Youtuber脱手比特币引起骚动的事件,从而引发热烈关注。这里暴露出一个问题:即便是网络信用较高的人,其现实中的道德伦理观念也需要另当别论。  粉丝买卖活动也在进行之中。在某个买卖粉丝的专用网站上,一个粉丝的价格接近1日元,据说每个月会收到超过600份的订单。网站运营人员表示:“与现实交友相比,年轻人正在朝着社交网站交友的方向发生变化。”  被点赞塑造的网上自我形象的背后,其实伴随着大量的“谎言”。

在更贴近普通人的生活中,网络信用的影响力也不容忽视。  “是对信用的一种设计”,全球最大的民宿网站爱彼迎(Airbnb)的联合创始人乔·吉比亚(Joe Gebbia)如此形容服务的本质。日本也有5万套以上的住宅在该网站上注册,Airbnb实现了快速扩张,但其实并不是任何人都能租用所有房屋。  使用服务时,爱彼迎会建议用户与Facebook联动。有些房主很讨厌将房屋租给无法信赖的人。此时可以参考的数据除了房主的历史评价,还有Facebook的朋友人数等。爱彼迎的河野真由子表示:“现在是房主和房客都必须打造个人品牌的时代。此时社交网站的评价可以作为一种参考”。  恋爱交友也是如此。与Facebook联动的交友APP也接二连三地问世,比如来自美国的交友APP“Tinder”及“Pairs”等。经常使用此类APP的40多岁男性(公司管理层)表示:“如果Facebook上没有100个朋友,我就不会相信对方。但朋友过多也不能相信”,他一般以朋友人数为标准来确定交友对象。  在工作就业方面,时尚界企业开始录用“Instagram”上粉丝数量较多的人。原因是这些公司认为,粉丝人数直接关系到那个人的销售能力。  不隶属于任何组织的网络工作者(Cloud worker)及个人之间的共享经济不断发展推广,事实上“社交网站履历被认为比学历更重要”,网上的自我“虚构”也愈演愈烈。  “VALU”是利用比特币像股票一样买卖个人价值。其价值也将社交网站的粉丝数量等当做指标。但是,8月中旬发生了人气Youtuber脱手比特币引起骚动的事件,从而引发热烈关注。这里暴露出一个问题:即便是网络信用较高的人,其现实中的道德伦理观念也需要另当别论。  粉丝买卖活动也在进行之中。在某个买卖粉丝的专用网站上,一个粉丝的价格接近1日元,据说每个月会收到超过600份的订单。网站运营人员表示:“与现实交友相比,年轻人正在朝着社交网站交友的方向发生变化。”  被点赞塑造的网上自我形象的背后,其实伴随着大量的“谎言”。

“是对信用的一种设计”,全球最大的民宿网站爱彼迎(Airbnb)的联合创始人乔·吉比亚(Joe Gebbia)如此形容服务的本质。日本也有5万套以上的住宅在该网站上注册,Airbnb实现了快速扩张,但其实并不是任何人都能租用所有房屋。  使用服务时,爱彼迎会建议用户与Facebook联动。有些房主很讨厌将房屋租给无法信赖的人。此时可以参考的数据除了房主的历史评价,还有Facebook的朋友人数等。爱彼迎的河野真由子表示:“现在是房主和房客都必须打造个人品牌的时代。此时社交网站的评价可以作为一种参考”。  恋爱交友也是如此。与Facebook联动的交友APP也接二连三地问世,比如来自美国的交友APP“Tinder”及“Pairs”等。经常使用此类APP的40多岁男性(公司管理层)表示:“如果Facebook上没有100个朋友,我就不会相信对方。但朋友过多也不能相信”,他一般以朋友人数为标准来确定交友对象。  在工作就业方面,时尚界企业开始录用“Instagram”上粉丝数量较多的人。原因是这些公司认为,粉丝人数直接关系到那个人的销售能力。  不隶属于任何组织的网络工作者(Cloud worker)及个人之间的共享经济不断发展推广,事实上“社交网站履历被认为比学历更重要”,网上的自我“虚构”也愈演愈烈。  “VALU”是利用比特币像股票一样买卖个人价值。其价值也将社交网站的粉丝数量等当做指标。但是,8月中旬发生了人气Youtuber脱手比特币引起骚动的事件,从而引发热烈关注。这里暴露出一个问题:即便是网络信用较高的人,其现实中的道德伦理观念也需要另当别论。  粉丝买卖活动也在进行之中。在某个买卖粉丝的专用网站上,一个粉丝的价格接近1日元,据说每个月会收到超过600份的订单。网站运营人员表示:“与现实交友相比,年轻人正在朝着社交网站交友的方向发生变化。”  被点赞塑造的网上自我形象的背后,其实伴随着大量的“谎言”。

使用服务时,爱彼迎会建议用户与Facebook联动。有些房主很讨厌将房屋租给无法信赖的人。此时可以参考的数据除了房主的历史评价,还有Facebook的朋友人数等。爱彼迎的河野真由子表示:“现在是房主和房客都必须打造个人品牌的时代。此时社交网站的评价可以作为一种参考”。  恋爱交友也是如此。与Facebook联动的交友APP也接二连三地问世,比如来自美国的交友APP“Tinder”及“Pairs”等。经常使用此类APP的40多岁男性(公司管理层)表示:“如果Facebook上没有100个朋友,我就不会相信对方。但朋友过多也不能相信”,他一般以朋友人数为标准来确定交友对象。  在工作就业方面,时尚界企业开始录用“Instagram”上粉丝数量较多的人。原因是这些公司认为,粉丝人数直接关系到那个人的销售能力。  不隶属于任何组织的网络工作者(Cloud worker)及个人之间的共享经济不断发展推广,事实上“社交网站履历被认为比学历更重要”,网上的自我“虚构”也愈演愈烈。  “VALU”是利用比特币像股票一样买卖个人价值。其价值也将社交网站的粉丝数量等当做指标。但是,8月中旬发生了人气Youtuber脱手比特币引起骚动的事件,从而引发热烈关注。这里暴露出一个问题:即便是网络信用较高的人,其现实中的道德伦理观念也需要另当别论。  粉丝买卖活动也在进行之中。在某个买卖粉丝的专用网站上,一个粉丝的价格接近1日元,据说每个月会收到超过600份的订单。网站运营人员表示:“与现实交友相比,年轻人正在朝着社交网站交友的方向发生变化。”  被点赞塑造的网上自我形象的背后,其实伴随着大量的“谎言”。

恋爱交友也是如此。与Facebook联动的交友APP也接二连三地问世,比如来自美国的交友APP“Tinder”及“Pairs”等。经常使用此类APP的40多岁男性(公司管理层)表示:“如果Facebook上没有100个朋友,我就不会相信对方。但朋友过多也不能相信”,他一般以朋友人数为标准来确定交友对象。  在工作就业方面,时尚界企业开始录用“Instagram”上粉丝数量较多的人。原因是这些公司认为,粉丝人数直接关系到那个人的销售能力。  不隶属于任何组织的网络工作者(Cloud worker)及个人之间的共享经济不断发展推广,事实上“社交网站履历被认为比学历更重要”,网上的自我“虚构”也愈演愈烈。  “VALU”是利用比特币像股票一样买卖个人价值。其价值也将社交网站的粉丝数量等当做指标。但是,8月中旬发生了人气Youtuber脱手比特币引起骚动的事件,从而引发热烈关注。这里暴露出一个问题:即便是网络信用较高的人,其现实中的道德伦理观念也需要另当别论。  粉丝买卖活动也在进行之中。在某个买卖粉丝的专用网站上,一个粉丝的价格接近1日元,据说每个月会收到超过600份的订单。网站运营人员表示:“与现实交友相比,年轻人正在朝着社交网站交友的方向发生变化。”  被点赞塑造的网上自我形象的背后,其实伴随着大量的“谎言”。

在工作就业方面,时尚界企业开始录用“Instagram”上粉丝数量较多的人。原因是这些公司认为,粉丝人数直接关系到那个人的销售能力。  不隶属于任何组织的网络工作者(Cloud worker)及个人之间的共享经济不断发展推广,事实上“社交网站履历被认为比学历更重要”,网上的自我“虚构”也愈演愈烈。  “VALU”是利用比特币像股票一样买卖个人价值。其价值也将社交网站的粉丝数量等当做指标。但是,8月中旬发生了人气Youtuber脱手比特币引起骚动的事件,从而引发热烈关注。这里暴露出一个问题:即便是网络信用较高的人,其现实中的道德伦理观念也需要另当别论。  粉丝买卖活动也在进行之中。在某个买卖粉丝的专用网站上,一个粉丝的价格接近1日元,据说每个月会收到超过600份的订单。网站运营人员表示:“与现实交友相比,年轻人正在朝着社交网站交友的方向发生变化。”  被点赞塑造的网上自我形象的背后,其实伴随着大量的“谎言”。

不隶属于任何组织的网络工作者(Cloud worker)及个人之间的共享经济不断发展推广,事实上“社交网站履历被认为比学历更重要”,网上的自我“虚构”也愈演愈烈。  “VALU”是利用比特币像股票一样买卖个人价值。其价值也将社交网站的粉丝数量等当做指标。但是,8月中旬发生了人气Youtuber脱手比特币引起骚动的事件,从而引发热烈关注。这里暴露出一个问题:即便是网络信用较高的人,其现实中的道德伦理观念也需要另当别论。  粉丝买卖活动也在进行之中。在某个买卖粉丝的专用网站上,一个粉丝的价格接近1日元,据说每个月会收到超过600份的订单。网站运营人员表示:“与现实交友相比,年轻人正在朝着社交网站交友的方向发生变化。”  被点赞塑造的网上自我形象的背后,其实伴随着大量的“谎言”。

“VALU”是利用比特币像股票一样买卖个人价值。其价值也将社交网站的粉丝数量等当做指标。但是,8月中旬发生了人气Youtuber脱手比特币引起骚动的事件,从而引发热烈关注。这里暴露出一个问题:即便是网络信用较高的人,其现实中的道德伦理观念也需要另当别论。  粉丝买卖活动也在进行之中。在某个买卖粉丝的专用网站上,一个粉丝的价格接近1日元,据说每个月会收到超过600份的订单。网站运营人员表示:“与现实交友相比,年轻人正在朝着社交网站交友的方向发生变化。”  被点赞塑造的网上自我形象的背后,其实伴随着大量的“谎言”。

粉丝买卖活动也在进行之中。在某个买卖粉丝的专用网站上,一个粉丝的价格接近1日元,据说每个月会收到超过600份的订单。网站运营人员表示:“与现实交友相比,年轻人正在朝着社交网站交友的方向发生变化。”  被点赞塑造的网上自我形象的背后,其实伴随着大量的“谎言”。

被点赞塑造的网上自我形象的背后,其实伴随着大量的“谎言”。


每日新闻源网:未经过授权,请勿转载,版权请联系邮箱。 责任编辑:王西倩